東京都

@東京都 (引用自[ ももの空]:http://blog.yam.com/momonosora/article/24879166

 

寫在前頭:

這篇blog我之前就有注意到了,

這也是當初想要建立資料庫分享的重大因素之一,

從版主的經驗可以看到選擇host的重要性,

尤其對女生而言。


版主是拿WHV簽證的台灣女生,

一開始在北海道Milky house WWOOF將近90天,

之後來到東京都,在此host只待了一天便決定離開,

最後也放棄WHV回到台灣。


因為文中版主有提到host威脅不得透露相關訊息,

所以我也就沒寫出host code了,

不過東京都的host只有六家,應該很容易就知道是哪一家了。


或許從版主的經驗可以得到一些選擇host的條件,

那就是,如果工作時間和性質跟一般host差異很大

(比如時間特別短,或是主要從事室內(文書)性質),

或三餐需要自理的(也不提供食材)host,

就需要WWOOFer多加留意,也或許在申請的同時,

可以多留意幾家host當作退路。


-----以下是引用版主的內容------(引用的網誌:難以預測的人生


來東京這幾天,我終於可以感受到人生的難以預料。
當我在Milky House把所有的事情都整頓好了之後,
滿懷著想到在東京做的事,就搭著飛機來到東京。

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我的host來到了車站附近,把我帶進了那充滿巷弄的,

她所謂的家。

我知道人生不會永遠像我們想的那樣美好,但也不知道會差這麼多。

我的房間,沒有電燈。
什麼都沒有,就只有榻榻米跟棉被在地上。
門還是紙門,完全沒辦法鎖,只能合上。
我來的這天,連網路跟電視也都沒有。
洗澡的地方門口正對大門,而且門就是霧玻璃,也沒有布遮。
更扯的是什麼東西都要放在外面,脫光了放出來,洗好還要脫光了開門拿才行。

如果都是女生也就算了,但是這裡有男生出入。


我的Host不是所謂的人類學者,她從事的行業我被約束不能說,

所以我也不便在這裡寫。
總之對我來說,不是什麼正當職業。
也許對日本人來說是很正當的職業吧。

以上總總,是我沒辦法接受的地方。

我在那裡睡了一個晚上,根本睡不著的狀況下,我很早就起來了。
在那邊的莉莉姐很照顧我,一直叫我要努力看看。
可是當我聽完工作內容與跟host相處了一個早上之後,我心裡還是很不安。
我的host並沒有辦法照顧我任何事情。
那我為什麼要幫她工作?
還是在這樣的環境下?

總之我出門去找靜瑋,在這裡看到朋友的感覺真的很好。

靜瑋很有義氣的跟我說,要陪我回去拿行李。
我們就回到了那像迷宮一般的巷弄裡,正好遇到host要準備出門。
我跟她說明我沒辦法待下去,要走了。
她就劈哩叭啦罵了我一頓,說她因為我等了很久沒出國,
說我是個不負責任的女孩什麼的。
基本上她要回澳洲,也是為了打官司。
回去的時間關我屁事,一切還不是都莉莉姐在幫她弄。
不負責任...好吧隨便她講。
反正我的人身安全比我負不負責任要來的重要些。
我也不想回嘴說什麼了,她要我動作快一點東西收一收快滾,
最後還威脅我說她要在wwoof上留負評來警告別的host。
隨便妳啊,有種妳就打,我就投書去中央說妳的職業別。

就這樣,我在不知道下一步該去哪的狀況下,離開了那邊。

這對計劃狂來說,真的是一個很要命的狀況,哈哈。
很不安。

 (中略)

好不容易到了飯店,我終於覺得自己安全了。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心理學者會把人身安全的項目放在人的基本需求裡面。
這真的很重要。

就這樣,我也沒時間找下一個host,也不好意思再折回去北海道。

畢竟從十一月開始他們就放假了,要我一個閒人做什麼。


(中略)


東京好大,我有好多感想。

我喜歡在日本的生活,逛他們的超市,看他們的電視。
我喜歡跟文子姐還有大叔聊些有的沒的,喜歡他們做的飯。
真的很喜歡日本的生活。

 
(中略)


就這樣,我想我的日本行很短的要告一個段落了。

不過我在這段時間得到了很多,更知道自己該做的事是什麼。
不是在這邊悠閒的旅行體驗人生的時候。
我已經體驗過了。
我不是來這邊旅行的。
自己一個人在這邊,堅強了許多。
我知道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很好。
在日本可以,在台灣更可以。
我要去做我想做的事。

 

創作者介紹

WWOOF Japan Experiences Sharing

wwoo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mi
  • 不好意思 請問可以詢問一下host的編號嗎